2014年8月28日星期三15:25
张仃与“一点”之美
时间:2018-05-21 14:46:00点击数:17772 次

美术学院 张铭(副教授)

 

作者题记:

这是2009612日在《中国教育报》发表的一篇短文。而这篇文章是在428日,故宫博物院为张仃先生举办了《丘壑独存——张仃先生捐赠作品展》之后就写完了。寒假前,也就是120日下午与张仃先生家里通话,得知先生还没出院,而且医院不允许探望,只好在心里祝愿先生早日康复。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一个月之后先生就驾鹤西去了。想起以前拜访先生时一情一景、一言一好像在昨天,如今天人相隔。次拿起笔想写一些怀念先生的文字,却又放下,无法动笔,直到今天,悲思渐行渐远,怀念涌上心头,才静下来回忆往事。所以重捡此文来纪念张仃先生的教诲。

 

“眼下快到旧历年了,记得儿时在家乡过旧历年,一过腊八,家家便都忙着发面蒸馒头,给祖先上供和留着新春吃。大人怕孩子们闹,总给孩子们找些事做。当时我最满意的差事,是母亲给调一个胭脂棉花碟,用筷子,沾着胭脂,向新出笼的馒头上,一个个打红点。雪白的馒头上,鲜红的圆点,煞是好看,引得老少欢喜,无形中增添了不少新年的气氛。试从实用观点来看,红点子并不能吃,也不能给馒头增加一丝香甜,它只是一种点缀,满足人们一点美感上的要求。不这样就似乎秃秃荒荒,缺少什么,不像过年的样子。我自己当时的工作,虽然极简单,算不了“创作”,回想起来,也有很大的快感,或者说类似“创作”的美感经验。”

这段记录儿时生活的文章是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张仃在1962113日《光明日报》发表的随笔《谈“一点”之美》。这种最淳朴、最原始的民风习俗,对张仃后来朴实无华的艺术设计风格起到了积极作用。

《苍山牧歌》是张仃1960年在云南采风后完成作品之一。作品构图饱满,体现了传统的“方中见圆,圆中寓方”造型理念。这样使画面构成形式即丰富,又挺拔有力,形象造型夸张适度。作品以线为主,线条的穿插与呼应,使画面视觉张力突显。并采用民间绘画的表现手法刻画人物形象与空间环境,为我们营造一幅清新、甜美的自然之境。虽然是柔美之作,但它如由青铜器的纹饰,鲜明、厚重。具有浓厚的现代中国装饰绘画风格。

《春牛图》是一幅典型的造境之作。作者利用传统的笔墨表现手法,独特的构成形式,表现一种单纯与秩序之美。从一个侧面也体现出,张仃“抓结构之美”的教学中主张。

有人比喻张仃的装饰绘画风格是“毕加索城隍庙”。事实上,张仃的装饰风格以及涉足的多种艺术领域中,他都把本民族的传统意识放在首位,强调民族性、民族魂。当我们欣赏他作品时,又觉得不是出自抱着传统不放的旧式文人之手。他的心胸是开放的。在一篇文章中写到“我对毕加索十分敬佩,他像大海中的船,从不抛锚搁浅,而是乘风破浪,永往直前”

张仃,他自己就是一艘满载宝藏的大船。从渤海湾驶出,奔向蔚蓝色的大海。其艺术设计生涯,在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艺术风格作品奉献给人民。从抗战宣传到开国大典、从主持建国十周年的十大建筑工程美术设计到首都机场壁画群。可以说张仃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现代中国美术史。

从早年的“一点”之美设计到晚年的九龙山寓所设计,已年届九旬的张仃用自己的行动为改善和美化人民生活默默地奉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