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8日星期三15:25
走向反叛——从巴洛克艺术中探索艺术发展之规律
时间:2015-05-26 15:00:00点击数:13074 次

       

17世纪,文艺复兴在意大利艺术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但意大利依然是欧洲的艺术中心,至此,意大利迎来了下一个艺术上的辉煌时代——巴洛克艺术。

当时,罗马是巴罗克艺术的发源地。罗马教会运用自己在政治上的统治,在经济上的富足,在思想上的控制,创造出一种华美的、激情的、动态的、绚丽的、光彩的艺术。那就是巴洛克艺术。巴洛克艺术的产生具有深刻的社会时代背景。首先,宗教改革的需要。受意大利文艺复兴浪潮的冲击,马丁·路德发动了基督教宗教改革。马丁·路德认为,个人要得到上帝的拯救,信仰圣经就可以了,也不必到教堂去忏悔礼拜,更不必禁欲修行。这样,到教堂礼拜的人大大减少了。这是对教会权威的巨大挑战。教会为了把人们吸引到教堂去,教会把教堂装饰得富丽堂皇,不仅光耀上帝,而且,用美丽的形象去图解圣经,更容易使教徒接受。这样,能够满足感官享受的、富丽堂皇的巴洛克艺术,就应运而生了。其次,宫廷奢华生活的需要。17世纪正值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文治武功达到空前高度,被人称为“太阳王”,欧洲帝政统治达到高潮。为了显示君主的伟大和宫廷的豪华,富丽堂皇的建筑和装饰风行,巴罗克艺术应运而生。再次,全球范围的殖民掠夺为欧洲帝国的强盛提供经济基础,汇集全球之财力物力,融合多国多民族艺术风格孕育诞生了繁华富丽,流光溢彩的巴洛克艺术。

巴洛克艺术产生之后,从地域上说,它迅速地传遍了意大利以及整个欧洲;从时间上说,它影响整个17世纪;从艺术门类上说,它影响了绘画、雕塑、建筑、工艺美术、音乐等等诸多艺术门。

巴洛克,葡萄牙语barrocol。就像“哥特式”一样,“巴洛克”也是一个贬义词,如果直译这个词的含义,就是“不规则、不完美、有瑕疵的”,作为一种艺术风格,巴洛克何以得此恶名呢?这是因为,在艺术发展史上,在巴洛克风格出现之前,曾有过一个艺术发展的高峰时期,即文艺复兴时代,这是一个艺术发展的辉煌时期,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作为社会的精英阶层,以艺术创作为武器为人性的解放而斗争,在千年的神权统治之下高举人权的大旗,以艺术创作的方式推动和促进了人类历史的发展,并确立了文艺复兴时期艺术风格在艺术史上的重要地位,这一时期的艺术风格强调:规则的、完美的、适合的。而紧随其后出现的巴洛克艺术风格,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风格恰恰相反,它提倡:不规则的、不完美的、有瑕疵的。应该说这是艺术风格上颠覆性的变革。这种完全推翻传统与经典的新风格招致当时众多艺术家与理论家的批评,并得到了“巴洛克”这个带有讽刺贬损之意的名字。

让我们通过这两个阶段的代表作品的分析来比较一下两种风格的迥异。

首先,以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作为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品来分析当时的艺术风格:

《最后的晚餐》中画面的所有人全部面对观者。整幅画面以耶稣为核心形成对称关系,十二个门徒平均分布于耶稣的两侧,由三人组出一组,共四组,相互之间既有呼应,又互不雷同。整幅画面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典型的艺术特征:

第一,对称。耶稣是画面的核心。左右各有6个门徒。每三个门徒组成一组。在耶稣左右,各有两组门徒。

第二,三角形稳定结构。四组门徒和耶稣,一共构成五组。每一组的形式都是一个三角形,在视觉上产生稳定的感觉。

第三,区分正义与邪恶。耶稣是正义的;而犹大是邪恶的。

相对而言,如果说,达芬奇是文艺复兴时代最著名的艺术家,那么,鲁本斯就是巴洛克时代最著名的艺术家。如果说,达芬奇最著名的作品是《最后的晚餐》,那么,鲁本斯最著名的作品就是《劫夺吕西普斯的女儿》。画面表现了一个希腊神话故事,卡斯托耳与波吕克斯是希腊神话中的英勇战士,他们正在劫夺他们的叔叔吕西普斯的两个女儿。让我们通过作品了解一下巴洛克艺术的特点:

第一,不对称。整个画面描绘了两匹深色的马,两个黝黑的壮汉,两个洁白的女人,他们交错在一起,不分彼此,他们在挣扎,在喊叫,在抢夺,画面构图放射般地向四角展伸。 

第二,没有三角形的稳定结构,整个画面只有人仰马翻的猛烈纠缠,你争我夺的拼命撕扯,具有强烈的运动感。

第三,不区分正义与邪恶。多么令人惊奇!那两个女人,虽然有几分拒绝、反抗,但也有几分兴奋、接受。你看,她们拥有健壮的体魄,发达的肌肉,充沛的精力,在画面前方的女人下意识的向上挺起身体,让那个男人快把她抢走,以便享受男女之欢。既然那两个女人愿意被人抢走,那么,这两个男人,就不是暴徒。他们顺应女人的渴望,不过是以暴力的方式的求爱者。所以,这场争斗,并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你看,在画面上方的那个爱神丘比特不是来祝贺他们的结合吗?

由此可见,巴洛克的艺术风格与文艺复兴的艺术风格是截然相反的。表现在:第一,文艺复兴的艺术风格要对称,而巴洛克不要对称;第二,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风格要三角形的稳定结构,而巴洛克不要三角形的稳定结构,而要动态的、紧张的结构;第三,文艺复兴的艺术风格要区分正义与邪恶,而巴洛克不区分正义与邪恶。

当然,巴洛克这样一种影响广泛的艺术风格,它的艺术特征不仅仅表现在绘画作品中,在雕塑作品中也有很突出的表现。

乔凡尼·贝尼尼是17世纪意大利巴洛克艺术的又一个杰出的大师,他集雕塑家、建筑家与肖像画家与一身。《阿波罗与达芙妮》是他的代表作品,表现了一个希腊神话故事。阿波罗是太阳神,达芙妮是河神的女儿。有一天,年轻自负的阿波罗遇到了爱神丘比特,看到丘比特有许多弓箭,阿波罗说:“小孩子不配玩这么多弓和箭。”丘比特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和轻蔑,恼怒之下,他就用一支金箭射中了阿波罗,让阿波罗爱上达芙妮;再用一支铅箭射中了达芙妮,让达芙妮拒绝阿波罗的爱情。有一天,阿波罗遇到了达芙妮,陷入情网的阿波罗发狂地追逐美丽的达芙妮,冷若冰霜的达芙妮千方百计地拒绝阿波罗的追逐。于是,达芙妮就跑,阿波罗就追。雕像就表现了即将追上的那一刹那。当阿波罗在神灵的帮助下,鼓动着爱的翅膀,就要追上达芙妮时,河神的女儿达芙妮高喊:“父亲,父亲,我长得太美了,快把我毁了吧!”父亲情急之下,就把达芙妮变成了一颗桂树。现在,飞奔的达芙妮的手臂和秀发已经长出了树枝,双脚也长出了树根。当阿波罗的手,触到少女身体时,她变成了一颗桂树。由于阿波罗主管文艺,为了纪念达芙妮,无可奈何的阿波罗只好用桂树的枝叶编成一顶桂冠,奖给胜利者。“桂冠”的典故也就由此而来。人们为贝尼尼的高超艺技所倾倒,在达芙妮的身上,似乎可以感到速度、轻风和喘息。人们喜爱这个作品,对它的主题也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说作品表现了贞洁战胜情欲的主题,红衣主教对作品就是这样理解的,他在作品的底座上用拉丁文写道:“那些热衷追求转瞬即逝的快乐的人,最终只得到叶子和苦涩的浆果。” 看看吧,这件杰出作品有着怎样的巴洛克艺术特征:第一,雕塑表现向外的动势。第二,雕塑热情奔放,一般有戏剧性的情节。第三,造型不对称。第四,技巧娴熟,装饰华美繁复,不仅有温热的肉体,而且有柔滑的绸缎,轻盈的薄纱。

18世纪的古典主义者认为,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是最好的。当他们看到17世纪的巴洛克艺术,瞪大了眼睛,愤怒地喊道:“这种怪异的东西,一点也不完美,一点也不规则,怎么能叫做艺术!”但是,比较巴洛克艺术与文艺复兴艺术,我们不得不感叹造物弄人,历史的发展总是:充满生命力的新事物与旧事物背道而驰。新事物对旧事物的充分否定必然会引来评议和纷争,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巴洛克艺术没有消灭,它以其多变的形式和充满动势的语言成为艺术发展中的浩浩洪流,并代替了文艺复兴的艺术风格。

从14到16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就像一株植物,发芽、成长、开花,渐渐地攀上了历史的高峰。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的作品就像盛开的花朵,达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但是,艺术的发展,并不是无限的。当文艺复兴三杰攀上了艺术的高峰,不要以为,后来的艺术家会站在三杰的肩膀上,越爬越高。在米开朗琪罗的晚年,达芬奇与拉斐尔已经去世,这时的艺术界已经陷入了彷徨之中,艺术家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你这样模仿,我那样模仿;而只要是模仿,那就只能创造二流、三流的艺术作品。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辉煌,永远地失去了。当然,年轻的艺术家不愿意一生都在巨人的阴影下生活,那就一定会另辟蹊径。那么,这些年轻的艺术家要开辟怎样的道路,才能创作出与前辈巨人齐名的艺术作品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走相反的路。你不是喜欢对称吗?我偏偏就不要对称。你不是讨厌动态吗?我偏偏要动态。这个时代所尊崇的,就是下一个时代所反对的;这个时代所反对的,就是下一个时代所尊崇的。所以,巴洛克艺术的诞生,从一定意义上说,就是文艺复兴艺术风格的反叛。

如果我们回顾艺术发展的整个过程,就会深切地感受到这个规律的存在。

古希腊艺术赞美颂扬真实的、健康的人。中世纪艺术向反面转化,不再若热衷表现真实的、健康的人,而表现冷冰冰的、没有人间情感的、非人的神。文艺复兴艺术又向反面转化,不再表现那冷冰冰的、没有人间情感的、非人的神,转而表现真实的、自由的、平等的、博爱的人。巴罗克艺术又向反面转化,否定了文艺复兴的艺术风格,不再追求对称、三角形的稳定结构等艺术形式,而是以相反的,不对称的,S形的动态结构为艺术语言。

如果我们把眼光再放远一些,我们就会发现,整个西方现代派以前的传统艺术是求真写实的艺术,是再现主义的艺术;而现代派艺术反对求真写实,是表现主义的艺术,这不也是向反面转化吗?

综上所述,整个艺术发展的历史都能用来证明这条规律的存在。即艺术发展的规律也遵循“否定之否定”的辩证法规律。

 

美术学院  宋 炀(博士)